“九二共识”是引领两岸关系行稳致远的定海神针

“九二共识”是引领两岸关系行稳致远的定海神针
坚持“九二一致”,两岸同胞不用为两岸关系紧张动乱、对立抵触而忧虑,台湾经济社会展开将取得更多机会和更大空间,广阔台湾民众也会共享到更大的“平和盈利”,两岸关系会迎来愈加光亮的远景。  香港中评社5月16日宣布题为《北京来论:“九二一致”是引领两岸关系行稳致远的定海神针》的谈论文章说,近来,岛内呈现了一些质疑“九二一致”过期、建议呼应“新民意”、调整“九二一致”表述等论调,为两岸关系增加困扰和阻止。客观复原“九二一致”前史原貌,敦促两岸有关党派及有识之士,回忆“九二一致”在两岸关系展开进程中的重要效果,重温其蕴涵的丰厚政治才智和展示的实践价值,一起保护和珍爱这一推进两岸关系平和展开的“定海神针”,至为必要。  谈论指出,“九二一致”的中心内在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尽力追求国家一致”,相关史实完好明晰,未曾修正,也未被改动。1992年,海协会与台湾海基会授权就在两岸事务性商谈中表述坚持一个中国准则事宜进行洽谈,经香港会谈和后续函电来往,达到一致。海基会提出的表述内容为:“在海峡两岸一起尽力追求国家一致的进程中,两边虽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准则,但关于一个中国的寓意,认知各有不同。”海协会提出的表述内容为:“海峡两岸都坚持一个中国的准则,尽力追求国家一致。但在海峡两岸事务性商谈中,不触及一个中国的政治寓意。”在两边经过洽谈、彼此认可的文字表述中,都标明晰“海峡两岸坚持一个中国准则,一起尽力追求国家一致”的情绪。这一一起认知后来被归纳为“九二一致”。“九二一致”达到的进程和中心内在见诸于两边来往函电,有史料为证,始终是完好明晰的,不容否定,也不容曲解。  “九二一致”经过两岸两边授权洽谈达到,后又历经两党、两岸领导人认可,并写入两党、两岸重要文献,单方面修正是不可的。2005年4月,时任中国国民党主席连战拜访大陆,两党一起发布“两岸平和展开一起愿景”,明确指出“坚持‘九二一致’,对立‘台独’,追求台海平和安稳,促进两岸关系展开,保护两岸同胞利益,是两党的一起建议。”当年,国民党行将“五项一起愿景”列入《中国国民党方针纲要》。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陈述初次写入坚持“九二一致”,标明对“九二一致”作为两岸关系平和展开政治根底重要组成部分的高度重视。2015年11月,两岸领导人在新加坡完成前史性接见会面。习近平总书记指出,“7年来两岸关系可以完成平和展开,关键在于两边确立了坚持‘九二一致’、对立‘台独’的一起政治根底。”马英九也提出“稳固‘九二一致’,保持平和现状”的建议。“九二一致”不是一方强加于另一方的,而是两边的一起认知,构成两岸关系的“定海神针”,不能因一方的诉求改动而改动,也不能因一方的政治需求而作从头解说。单方面做出改动,违背一致,是行不通的。  “九二一致”表现的是求同存异的政治才智,虚化一致,扩大不合,只会削弱根底,损伤互信。谈论指出,“九二一致”之“求同”,便是两边均坚持一个中国准则,一起追求国家一致。关于一个中国政治寓意,台湾海基会表明“认知各有不同”,海协会表明“在事务性商谈中不触及”,这是在两岸固有政治不合一时难以解决的情况下,求同存异的才智处理、务实做法,有利于两边增进底子互信,尊重差异性,表现包容性。假如弱化乃至抛弃一致,互信就不复存在,根据一致展开对话沟通协作就成了无缘之水、无本之木。  比照当时民进党当局否定“九二一致”,损坏两岸关系的种种作为,当年根据“九二一致”一起政治根底取得的两岸平和展开效果备加值得爱惜。2008年到2016年,在坚持“九二一致”的根底上,两岸两会敏捷康复洽谈商洽并先后达到了23项协议,国台办和台湾方面陆委会也建立起常态化联络沟通机制,两岸领导人完成前史性接见会面。8年间,两岸完成全面直接双向“三通”,敞开大沟通大往来大协作局势,进入平和展开新阶段。关于台湾同胞关怀的参加世界活动问题,两岸两边也经过务实洽谈做出了入情入理的组织。两岸关系展开的进程反复证明,坚持“九二一致”,对立“台独”,两岸关系就行稳致远,台湾同胞就能获益;违背一个中国准则、否定“九二一致”,就会导致两岸关系紧张动乱,平和展开的效果也会得而复失。  谈论最终指出,当时两岸关系展开遭受的阵阵乱流和逆风,仅仅中华民族复兴大潮中的回头浪,改动不了祖国走向一致的大势。有关政党从前在两岸关系展开中发挥过活跃明显的桥梁效果,留下了亮丽的记载和身影,底子原因是这些活跃效果契合广阔台湾同胞的切身利益和福祉。面临一时的困局,正确的挑选是知难而进,展示担任,坚决做对的事,而不该怀忧丧志、自暴自弃,乃至对从前坚持的正确态度自我置疑,损失定力。坚持“九二一致”,两岸同胞不用为两岸关系紧张动乱、对立抵触而忧虑,台湾经济社会展开将取得更多机会和更大空间,广阔台湾民众也会共享到更大的“平和盈利”,两岸关系会迎来愈加光亮的远景。这一远景契合台湾公民的切身利益和福祉,有利于保护民族和国家的底子利益,也应该成为负责任政党的担任。(修改:田云鹏)